新疆都市報 > 美食 >

集市上連偷幾個袋子現金手機食物啥都有 價值不大該不該抓?

發布時間:2019-07-13 20:02來源: 網絡整理

[摘要]曾因盜竊多次被行政處罰、判刑,最近一次又在集市上盜竊群眾放在電動車、自行車儲物籃內的袋子,竊得的財物五花八門:現金、手機甚至雞腸,價值都不大,那么,對這樣的行為該如何定性呢?

  曾因盜竊多次被行政處罰、判刑,最近一次又在集市上盜竊群眾放在電動車、自行車儲物籃內的袋子,竊得的財物五花八門:現金、手機甚至雞腸,價值都不大,那么,對這樣的行為該如何定性呢?

  今年6月的一天,劉某在周至縣集賢街道集市上,趁受害人王某將電動車停在路邊,轉身去買菜的空隙,盜竊了其放在電動車儲物籃內的紙袋,內有手機一部、現金160余元。劉某在集市轉了一會后,又盜竊了受害人梁某放在自行車儲物籃內的塑料袋,內有12元現金和一根雞腸。隨后,劉某又盜竊了郭某的手提袋,內有10元現金、一把鑰匙和一部手機。劉某駕駛摩托車回家時,被民警在巡邏過程中抓獲,當場搜出被盜的兩部手機、178.1元現金(劉某花掉5元)和一根雞腸。經民警進一步核查,劉某曾于2014年10月因盜竊被行政拘留10日,2015年5月因盜竊被行政拘留10日,2017年8月因盜竊被行政拘留13日,2018年11月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

  針對該案,公安機關認為劉某行為構成扒竊,向檢察機關提請批準逮捕。

  那么,劉某在集市上多次小額盜竊的行為到底應該如何定性呢?圍繞該問題,出現了三種觀點。

  觀點一:扒竊是指在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盜竊他人隨身攜帶的財物。集市是公共場所,放在車上的包是被害人隨身攜帶而來,只是暫時和被害人有所分離,本案情況屬于扒竊。

  檢察官認為:到底哪種情況“隨身攜帶”立法并未明確,司法實踐中前期對“隨身攜帶”的適用比較擴張,但近年來司法實踐中一般采取縮限解釋。扒竊入刑從立法本意上看,是因為此行為不但侵害了被害人的財產權,而且由于財物與人身密切相連,還有可能侵害被害人的人身權。檢察官認為“隨身攜帶”應是在目之所及、伸手可觸的范圍內,犯罪嫌疑人劉某盜竊他人財物時,被害人財物已經于所有人身體相對分離,失去了其隨身性和占有的緊密性,不應認定為扒竊。且本案犯罪嫌疑人劉某去年曾因類似集市上偷盜的行為已被周至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判決書上明確表示此類被害人財物已經于所有人身體相對分離的情況不應認定為扒竊。故劉某趁被害人不備將其財物盜走的行為,不應認定為扒竊。

  觀點二:本案中,劉某盜竊財物價值達不到刑法中對盜竊“數額較大”的要求,既然不構成扒竊,應該對其進行治安處罰,不宜進行刑事處罰。

  檢察官認為,本案中,劉某盜竊財物價值雖達不到刑法中對盜竊“數額較大”的要求,但僅案發當日,劉某就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三次盜竊他人財物,且劉某之前因盜竊被行政處罰過三次、被判刑一次,既是累犯也是慣犯,主觀惡意大,治安處罰不足以對其進行打擊,應該對其進行刑事處罰。

  觀點三:本案中,劉某盜竊財物價值雖達不到刑法中對盜竊“數額較大”的要求,但僅案發當日,劉某就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三次盜竊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刑法》規定的盜竊罪。

  檢察官說,刑法中“多次盜竊”構成的盜竊罪必須是在兩年內三次以上的盜竊行為。多次盜竊構罪,不需要達到“數額較大”的定罪標準,應當以“次”來認定。在刑法理論上多次實施盜竊行為,屬連續犯,應以盜竊罪一罪累計,其犯罪數額若達到數額較大的定罪標準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多次盜竊屬于連續犯,但并不以盜竊數額達到較大為標準。換言之,如果行為人在兩年內實施了三次以上的盜竊行為,雖然盜竊數額未達到數額較大的定罪標準,也應當作為盜竊罪處理。將多次盜竊入罪立法,正是出于打擊多次盜竊行為人盜竊習性這一人身危險性的需要。

  如何正確地認定“次”?對于行為人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實施的三個盜竊行為,認定其構成多次盜竊并無異議,但對于在連續時間內同一車棚盜竊了三輛自行車或同一樓上到三個住戶實施盜竊的,是認定為一次犯罪還是多次盜竊理論和實踐中存在爭議。行為人基于一個概括的犯意,完整的實施了一系列連貫的盜竊動機,只能認定為一罪,這種觀點只注重了時間的連續性行為的重復性,而忽視了犯罪對象及所有空間的獨立性。檢察官認為應當以時間是否相同或者連續、空間是否相對同一、對象是否同一這三個充分必要條件作為判斷標準,對于在相同的時空范圍內,針對同一對象實施的一次盜竊,是一次盜竊行為;在同一連續的時間三次針對三個對象進行盜竊的行為,盡管行為人是基于同一犯意,但由于是針對不同對象實施的,在空間和對象上并非同一,應認定為三次盜竊,而不是一次盜竊。

赛车极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