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都市報 > 娛樂 >

名記:足球本是個娛樂活動 卻被活生生搞成時政要聞

發布時間:2019-05-19 21:36來源: 網絡整理

《萬壽寺》里最記得兩句話,一句是“此后,他就拋下一切工作不做,去建造囚禁紅線的囚車”,另一句“一切都在不可挽回地走向庸俗。”有個好友網名叫紅線,前幾天去北京出差,剛好住萬壽寺附近,說是要去看兩眼不知道后來有沒有去。去不去都無所謂吧。喜歡第一句話是因為太浪漫。喜歡第二句因為我發現它是真的。

名記:足球本是個娛樂活動 卻被活生生搞成時政要聞


以我的感受,2018年的中國足球新聞是過去九年里最糟糕的一年。因為東西太奇怪了,目不暇接。我們報道的對象本來是個娛樂活動,結果變成了時政要聞,活活給拔高了,其實是矮化了。大家好像變成另一種記者了。所以我喜歡那些造囚車的人。同行里依然還有拋下一切工作不做去造囚車的人,陳清揚和馬德興還在造。這兩個名字組合在一起,我也發現很怪異,但沒關系,姑且在一起。

不是《黃金時代》里超漂亮的陳清揚醫生,是前鳳凰網的長得也還可以的陳清揚。幾年前武漢某個四國賽上認識陳清揚的時候,聽她名字我嚇一跳,幾年后我發現陳清揚倒是個小說里的人。中國女足報道就是她要造的囚禁紅線的囚車,孜孜不倦,關鍵稿費不高,辛苦純粹買個歡樂。在一個不正常的環境里,正常的報道就顯得不正常。所以陳清揚寫女足的所有報道都不正常,因為首先肯定是真話,其次有一手資料。我不了解女足,我只知道寫女足的人少,鉆研女足的人少,就這樣了,還不讓隨便寫,還要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上哪里去找這樣的湘西節度使。要珍惜。我非常羨慕陳老師,只寫自己想寫的東西,只寫一樣東西。

陳老師對我相當好,阿聯酋亞洲杯組委會有一個邀請中國記者去采訪的名額,他們讓陳老師推薦一個人,陳老師推薦了我。是我不爭氣,對方來電溝通時我缺乏英語自信,袍子就說要換人。但這絕不是我拍馬陳老師的原因。她的名字取得太好了,天生麗質。

讀中學的時候,習慣午休前去后門書報亭買一份報紙,宿舍里幾個人分著看,都是看馬德興老師的報道長大的。馬老師有時候超級萌,尤其在他上一些視頻節目不假思索地歇斯底里地說出一些我不太認同的觀點的時候,我就覺得馬老師萌態可掬。我愛馬老師,愛他的真發,愛他的門牙,愛他死磕到底天涯海角的勁頭,愛他偶爾感嘆自己也很絕望時的語氣。曾經有很多人比馬老師更能說真話,而且說得更漂亮,但現在幾乎只有馬老師愿意說真話了,是馬老師進步了,還是時代倒退了。真話不一定是正確的話,只是真心話而已。這都很難了。肯定不是馬老師進步了。馬老師沒有什么追求,只是在埋頭造囚車,把一件事做到老,屬于浪漫主義范疇,而時代自己在坍縮。時代越坍縮,馬老師就越顯得浪漫,如果時代最終坍縮成一個點了,馬老師就是那個點。

從來沒想過會因為一篇足球報道被傳說中的“相關部門”找上門。我不過是在世界杯回來后寫了篇報道說國足打中超的方案受阻,未必會通過,更高層希望中國隊盡快沖進世界杯。三個人從京城嚴肅地飛到省城,走進大院來問話,問是誰向我通報的消息。我第一次在現實中聽到了電視劇或者電影里的臺詞:你要知道,在國家機器面前,個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原話。為了少惹麻煩,我好像收斂一點了,不再肆無忌憚。以至于我有一段時間看到國家隊新聞就覺得嫌棄。我是真嫌棄。國家隊的概念已經被政客矮化被標語化被口號化了,踢個比賽越來越像開兩會了,還有什么好看的。但我有時候又覺得球隊本身是無辜的。

一年過去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相關部門終于出臺了一系列新政策,隨后只看到了一篇批評性評論,來自馬老師,盡管不太激烈,但是毫不掩飾。其實足協這些政策明顯荒謬、漏洞百出、形式主義,但沒有人在乎了。有兩種可能,對傳統媒體禁令起到了它的作用,說噤若寒蟬吧,有一點,或者,實在是審丑疲勞,沒人愿意說什么。反正懶得造囚車了。然后局面就被虛偽的正能量填滿了。

我覺得我還是能審丑的,我發現那個會議上有一條關于國家隊的規定妙趣橫生:要建立國家隊準入制度,簽署為國征戰承諾書,堅決整治個別球員為俱樂部踢球“賣命”、為國家隊踢球“惜力”的問題。想不到球迷的吐槽成為官員的正式說辭,倒灌了,有種排泄物從嘴巴里出來之感。這種為國征戰承諾書以前沒見過,大概可以申請專利,這就是我們要報道的內容。

赛车极速开奖结果